丢丢呸

卑鄙的外乡人

【限定写文】阅读未来

       
谢谢阿和 @和月月月瓶子叫我参加这个活动,死线交稿什么的不要太刺激x

是情绪限定!太魔鬼了!完全意识流产物请包容qaq
    
        
 

     他问自己:这是谁的墓碑?
  
  
  
  他看着镜中的自己。
  
  这副身体足够年轻,充满活力,却逐渐被疾病拖垮。
    
  他拿起搁在洗手台上的剃须刀,清理胡须的时候却没控制好力道,在脸侧留下了一道不浅的疤痕。这也是病痛带给他的,他放下剃刀,手腕还在颤抖。
  
  是时候出门了。他稍微清理了面上的伤口,从床边拿起昨夜就准备好的衣物套在身上,打理好一切后他拿上门口的拐杖,从家中离开。
  
  屋外阳光刺眼,是个好天气。他讨厌这样的阳光,把各处都镀上一层金色,让他想起……想起谁呢?他还杵着那根拐杖,停在了广场的小凉亭前。
  
  对了,他今天还要见老朋友。
  
  凉亭下的矮凳上已经坐了个人,见他过来后打了个招呼。
  
  你怎么这么慢?
  
  我是病人,出门当然会花点时间。
  
  他在那个男人对面坐下,理所当然地接过对方递过来的酒瓶。
  
  这比你酿的酒好喝多了。
  
  若是放在以前,男人听了这话肯定是要出言维护自己的,可他已经很久没这么干过了。
  
  快闭上你的嘴吧。
  
  男人有点不耐烦,面上的胡须跟着抖了抖。
  
  这段时间有想起什么吗?
  
  想起什么?
  
  他不解地看着男人,希望得到回应。
  
  没事……最近过得怎样?
  
  男人岔开了话题,他也没有去追问上一个问题是什么意思。
  
  还行,还是老样子,到晚上会出去走走,你呢?
  
  我……我也差不多……
  
  男人的目光绕过了他,落到了在广场上玩闹的孩童身上。
  
  所以你今天叫我来有什么事?
  
  没什么,我只是想确认一下……
  
  男人低头抠弄着指头上的皮屑,似乎这样做能让他好受一点。
  
  你还记得我们吗?
  
  你这是什么意思?
  
  就是……从迷宫里出来的那些人,你还记得吗?
  
  当然记得!他们……
  
  我一个都忘不了。
  
  ……是吗。
  
  男人站起身,在原地跺了跺脚。
  
  要吃饭啦,再见。
  
  男人独自离开,没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好像他从没有来过。
  
  
  他在这里坐了多久?已经记不清了。当他的肚子开始提醒他,他才知道自己该走了。
  
  他回家解决了午餐,过了这么多年依旧会不习惯。餐桌上不该只有一个人的。
 
  下午的阳光没有那么刺眼,他决定提前出去散步。他的房子是离海最近的,也是最旧的,屋后还有一座小山。
  
  他觉得自己应该去山上看看,于是他离开海边。住在身体里的病魔想限制他的行动,可他还是坚持爬到了山顶。
  
  他好像来过这里看海。
  
  咯
  
  有什么东西让他差点摔倒,他转身想看看是什么。
  
  嗯?
  
  他问自己:这是谁的墓碑?
  
  这里的天气也不算特别好,因为这个墓碑磨损得有点厉害,上面的名字都看不太清了。可是它很干净,手拂过去沾不到丁点灰尘。
  
  大概有人经常来这里打扫。
  
  他的手停在墓碑表面的名字上,N…E……后面的已经看不清了。然后他的目光移到了自己的手上。
  
  这只手什么时候开始起斑和皱纹了?
  
  脑袋里一阵钝痛,他看着自己颤抖不止的双手,这是一双枯瘦,爬满了皱纹和老年斑的手,早就不年轻了。
  
  他的大脑也是,他捂住自己的脑袋,大量的记忆于他而言是一种折磨。
 
   
  他在日落前回想起自己昨天来这里看过海,然后他和昨天一样跪坐在地上恸哭。
 

     
  镇子里的大人都松了口气,因为困扰他们的问题终于解决了。那个住在海边的——每到傍晚就开始鬼哭狼嚎的怪老头终于不会制造噪音了。
  
  第一天没听到他哭喊的时候人们松了口气,可一个星期后有人开始觉得不对劲了,于是提议去海边看看。
  
  他们在山上发现了老头的尸体,那个地方风大又比较干燥,他发现的时候已经快干了。
  
  人们表面上对他的死表示惋惜,又过了一个月,他便消失在大家的记忆中。
  
  有人把他的名字刻在了那块墓碑上,是个小男孩,老头曾经给他讲过以前的故事。
  
  老头告诉过小孩,等他死了,就把他的名字刻在那块墓碑上。
  
  
  没人知道老头和镇中心石碑上的救世主是同一个人。
  
  
  
  “……这就结束了?”
  
  “对,结束了。”
  
  Thomas快速翻动手里的书页,可后面除了白纸还是白纸,没有再多出半个字。
  
  “真奇怪……为什么他们会送一本这样的书上来?”
  
  Newt吐掉嘴里被嚼烂的草根,一把抢过黑发男孩拿着的书,在手里翻了几下才还给他。
  
  “鬼知道是什么意思……先走吧,Minho还在等我们。”
 
  “嗯。”
  
  Newt抓住Thomas伸过来的手,两人并肩走向不远处的房屋。
   
    
   
end

  
  

我上辈子一定是积了很多德才能听到这不属于人类的声音,真的……如痴如醉

这么可爱的秀太肯定没有小丁丁

#后图剧透注意

团兵女孩回坑吃刀

还没开始就结束了的血源之旅(。)

小孩涂鸦x

底特律:变鸽


咕咕咕......

有没有可以一起吸康纳的群呀,求收留qaq

【Newtmas/Thomewt】拍卖品 04(ABO)

   
Alpha!Thomas/Omega!Newt

OOC慎入不喜请点右上叉叉

前文: 03
  
  04.
    
  再繁华亮丽的城市也会有黑暗面,容纳着在社会上无立足之地的透明人和各路污秽。这些地方就像美好时代的反面,混乱,疯狂,和另一面唯一的相同点是它们也足够热闹。
  
  Newt穿过比夜里冷清许多的红灯区,左转进入狭窄的巷口,巷子右边的墙上有个小门,从旁边破旧的广告牌上勉强能得出这是个酒吧。
  
  里面的空间比想象中的要大很多,Newt进去时只有两三个人。吧台后有个撑着脑袋打盹的黑人,看到Newt后清醒了大半,连忙上前把他拉进一个比较隐蔽的房间。
  
  “你没事吧?”
  
  “我应该有事吗?”
  
  Newt眉头一皱,Alby不该这么慌张的。
  
  “你身上Alpha的信息素味太浓了……”
  
  “这不重要,”Newt打断了他的话。
  
  “为什么Thomas在那里?”
  
  Newt右手搭在Alby的肩膀上。
  
  “Alby,”他凑近了些。
  
  “你知道什么对吗?”
  
  “……我们知道他不会让别人买走你的。”
  
  Newt往后退了几步,手掌放在腰后撑着墙。
  
  “我们不能再失去任何一个人了,Newt,我没有办法……”
  
  “能让我一个人待会儿吗?”
  
  “我……”
  
  他抓住旁边的门把手,打开门对着Alby。男人没有立即离开,看了几眼Newt的后颈处。
  
  “没被标记,”他把门拉得更开了。
  
  “……”
  
  Alby走了,没有再多说什么。Newt等听不到脚步声才关门,他整个人都靠着门板,慢慢滑坐到地上。
  
  他想起自己被放到展台上的那晚,不知道Thomas那天是怎么看他的,他也不想知道。
  
  如果时间能停在小时候就好了……
  
  Newt把头埋在臂弯,嗅着Thomas留在他身上的信息素味。
  
  
  那应该是个下午,学校来了个新孩子,他瘦得像根竹竿,顶着一头棕黑色短发,身上套的是和其他男孩一模一样的校服,但是他的眼睛不一样,里面充满了好奇。
  
  Newt觉得自己应该是第一个发现Thomas和其他人不同的那个。
  
  他会质疑老师,会质疑书本上的答案。
  
  他会问:为什么我们不能去围栏的另一边?
  
  “傻子都知道那边不能去。”
  
  留短寸的男孩坐在桌子上笑着说。
  
  “你想被开膛破肚挂在树上吗,菜鸟?”
  
  人群中爆发出一阵哄笑,被大家围在中间的男孩脸涨得通红。
  
  “你亲眼看到过吗?”
  
  Thomas握紧双拳,眼里像是要迸出火花,他瞪着桌子上的男孩吼叫。
  
  “你自己都不知道真假,只会在这儿瞎说!”
  
  Thomas推开旁边的人跑出教室,除了Newt没人敢出去追他。Newt在宿舍后的树下发现了正在虐待草皮的Thomas,他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你没事吧?”他坐在男孩旁边的空地上。
  
  “别把Gally的话放在心上,他不是这个意思。”
  
  Newt想了想,又说:“……虽然他确实挺混蛋的。”
  
  “我知道……”
  
  Thomas停止了义务拔草的工作,也不清楚他知道了什么。
  
  “我只是不明白……为什么你们这么相信WIKD?相信他们说的一切?”
  
  “你们不会觉得奇怪吗?”
  
  Thomas不说话了,直直盯着Newt的双眼。
  
  “……我以前想过,为什么我们不能离开WIKD呢?”
  
  Newt看着被Thomas拔秃的草皮。
  
  “其他学校也是这样吗?”
  
  “我们会离开这儿的。”
  
  前面是暴露在阳光下的草坪,再远一点儿就是圈住了所有人的围栏。Thomas直视远方,想象围栏后的景色。
  
  “我一定会出去,把你们都带出去。”
  
  Newt从Thomas的眼中看到了希望。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午后,他决定要追随这个男孩一辈子。
  
  Thomas离开的的时候拉住了Newt,把他带到一个没人看得见的地方。
  
  “我会回来的。”
  
  两人的手心沁满汗水。
  
  “我说过会带你们离开这儿的。”
  
  带你离开。
  
  “等我。”
  
  男孩在夏天来到围栏里,又在夏天走出围栏。另一个男孩在围栏后等他,一直到里面没有他的位置。
  
  被推上手术台的那天Newt明白自己不能再等下去了,他得离开这个地方。
  
  他本来可以逃出去的,如果没有分化成Omega的话。
  
  瓷砖很凉,虽然快入夏了可在上面坐久了还是会觉得冷,Newt像是感觉不到,维持之前的姿势听着时钟发出的嘀嗒声。
  
  
  “你绝对是我见过的最丢人的Alpha。”
  
  Minho靠着椅子,双腿交叠搭在桌上,一想到Thomas刚才的样子就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少说两句行么。”
  
  桌对面的男人把脑袋从电脑屏幕前移开,看到对面的鞋底后脸都黑了,又把注意力放回屏幕上。
  
  “找到了!”
  
  Thomas看着页面上的交易记录。
  
  “才五万他就卖了我的车?!”
  
  Thomas用了几秒钟来心疼自己的车,然后迅速调出电脑里的聊天记录。Minho不知何时走到了他身后, 无奈地看着Thomas敲击键盘的手指。
  
  “他都走了,为什么一定要找回来?”
  
  Thomas的手停顿了。
  
  “我要问清楚。”
  
  他把信息导入手机,薅了把乱糟糟的头发。
  
  “如果他真的要离开的话我会放手,然后给他一个足够安全生活环境。”
  
  “我不会再骗他了。”
  
  Thomas还记得他回去的时候,围栏里的人都换了,从那天起他才意识到自己是个骗子。
  
    

tbc

走一波剧情,后面的走向大概会很狗血x

套用了《别让我走》的设定,大概就是未来在医学上有突破,有些机构会养育一些被克隆出来的孩子,当他们十八岁的时候会被送去捐赠器官直到死亡,如果成为看护员可以推迟几年再开始捐赠。

一开始我真的只想搞个pwp小破车,鬼知道无纲写文这么可怕……

能让我接着写的一部分原因是电影里男主的名字是Tommy

喜欢请给我小心心,爱您们qwq

   
有一个想法

【Newtmas/Thomewt】The Future(西部世界au)

       
序章
  
01.
  
  这不是Thomas第一次来甜水镇了,这个西部小镇还是和以前一样,没有任何变化。他踱着步子,在心里计算刚才与他擦肩而过的男人何时会被爆头。
  
  [……3,2,1]
  
  “嘭!”
  
  枪声引起了部分人的恐慌,这里的部分人不包括算是半个老玩家的Thomas。又走了几步后他稍微侧身,没有完全躲过迎面而来的木箱,这个角度刚好可以使他在不被撞倒的情况下让对方摔到地上。
  
  “ 新来的?你妈妈没告诉过你走路要看路吗? ”
  
  Newt生气地看着害自己坐到地上的罪魁祸首,那人甚至都不帮他捡一下散落的罐头,低头看了一眼就走了。
  
  “没礼貌的新住民……”
  
  他把罐头装进箱子里挨个码好,天气开始变热了,他得尽快把这些东西送到目的地。
  
  其实Thomas并没有走远,他回头正好能看到青年的金色短发和耸动的肩背,他就这么看着Newt,直到他即将起身才离开。
  
  
  酒馆一直都是个热闹的地方,也是各路情报的接收点。酒保随着自动钢琴的节拍擦拭酒杯,三两个妓女见有人来了便停止交谈,有一个朝着Thomas的方向走来。
  
  “你是新来的?”
  
  他避开蹭过来的女人,绕过她到吧台点了杯威士忌。
  
  “我可以给你个折扣。”
  
  若是放在其他男人身上,只消她一句话就迫不及待要解裤子了,可眼前这个……女人眯着眼舔唇,伸出一根手指从他的肩膀滑到手背,轻轻按了几下。
  
  “Brenda,” 他抓住那只手。
  
  “你今天有点儿不一样。”
  
  Thomas反身看着窗外,这让他注意到一队不该在此时出现的人。
  
  “该死……剧情提前了?”他把杯子放回吧台。
  
  “抱歉我得走了,有人在等我。”
  
  Thomas直接从正门离开,前脚刚迈出门就有颗子弹破开窗户刺入了酒保的脑袋。
  
  
  “你迟到了。”
  
  “别提了。”
  
  Newt把木箱搬到马车后座,从同伴手机接过水壶往嘴里灌了几口。
  
  “我……”
  
  漏出的水从嘴角滑落到下巴,掉到地上把一些细小沙粒聚在一起,这是水珠第45次偏离原本位置。
  
  他出现了短暂的停顿。
  
  “该出发了Alby,那些人可没什么耐心。”
  
  “那走吧。”
  
  深肤色青年似乎没注意到朋友的异常,他们翻身上马,驾着车驶上通往镇外的路。
 
  
  Thomas一出酒馆就挨了几个枪子,然而他才不管这些,慢悠悠地从枪套里拔出惯用的LeMat转轮,转轮里的子弹本来就是满的,他中途又填了两颗。
  
  他只用一把枪就灭了这队山匪,只留腹部多了个洞的匪头一条命。
  
  “嘿,Gally。”
  
  Thomas无视飞来的子弹,走到朝他开枪的男人身边把他从奄奄一息的马匹上拽下。
  
  “你就这样欢迎老朋友的?”
  
  “谁他妈是你的老朋友?”
  
  Gally还在吐血,在Thomas手里奋力挣扎。Thomas把男人拖到自己的马旁边绑在马尾上,跨上马背用力一夹马腹,留下一堆热乎的尸体和血液。
  
  “告诉我……”
  
  Thomas绑紧匪头的双手把他掉在树上。
  
  “你们为什么会提前去镇上?”
  
  “呸!”
  
  被血染红的痰没有落到Thomas脸上,不过他还是抹了把脸。
  
  “你以往不会这么冲动。”
  
  枪支在他手中转了几圈又被插回枪套。
  
  “你今天怎……”
  
  “你杀了他们!”
  
  Gally双目充血,他不顾腹部的伤口前倾着身体,看上去像是要把眼前这个黑衣男人给撕碎。
  
  “混蛋!我要杀了你!”
  
  那些倒在血泊里的尸体,都是他过命的兄弟。
  
  “嘭!”
  
  Gally的眉心多了一个血洞,因为吊住手腕的绳子他才没有倒在地上。
  
  “他们对你做了什么?”
  
  尸体不会说话,Thomas把右手搭在他的左肩。
  
  “你的神不会爱你。”
  
  他离开尸体,骑上马扬尘而去。
  
  
  马车不紧不慢地行驶在路上,带出的一阵阵细尘模糊了地面上方的空气。车里的罐头只要送到下一个镇上他们就能得到一大笔钱,这个不小的诱惑让行车速度加快了一点。
  
  “吁——!”
  
  山林里传出了哨声,他们的马停下,不安地用蹄子刨地,鼻子里喘着粗气。
  
  密集的马蹄声愈发地近,听起来对方人数不少。
  
  “男孩们,这是要去哪?”
  
  他们陷入了包围圈,为首的人脸上横着几条交错的伤疤,目光不善地盯着两人背后的马车。
  
  “只…只是拿到镇上卖的罐头,请您让我们过去。”
  
  Alby结结巴巴地说。
  
  “哈!罐头。”
  
  有人阴阳怪气地笑了,其他人也跟着笑起来。
  
  “他们居然让两个小孩儿送‘罐头!’”
  
  又是一阵哄笑。
  
  “好了,不废话了。”
  
  为首的人左手虚压,人群中很快就没了声音。
  
  “东西和人都得留下。”
  
  他的马向前走了几步。
  
  “砰!”
  
  Alby迅速把Newt扑下马,趁其他人还没反应过来拔枪打爆了离得最近的人的脑袋。
  
  “跑!”
  
  有什么东西被塞到Newt手里,接着他被大力推出人群。
  
  “快跑!”
  
  Alby身上中了三枪,有一处在肩上。他打伤了两个,这还不够,身后的脚步声还离得很近。
  
  “狗杂种——”
  
  他连扣动扳机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看着子弹没入自己的胸前。
  
  “追吗?”
  
  “不打紧。”
  
  领头人掏出酒壶灌了一口,剩下的都淋在Alby身上。
  
  “他跑不快。”
  
  
  Newt用他最快的速度在林间飞奔。活下去,他告诉自己,一定要活下去。
  
  他能听到那些人就在身后不远的地方,无论他怎么跑,他们之间好像都只有这么点距离。
  
  “小子!跑快点儿!”
  
  那些人的声音如附骨之疽,怎么都甩不掉。
  
  “嘭!”
  
  不知是谁照着他的腿开了一枪,Newt直接摔在地上。怀里的东西没拿稳飞了出去,他忍着痛向前爬了一段距离,把它握回手里。
  
  “跑不动了?你不会是女孩吧?”
  
  对他开枪的人跳下马,把他整个人踢翻过来。领头的人又来了,Newt不停后退,在地上带出一道血痕。
  
  “别过来!”
  
  他拔出Alby之前给他的枪。
  
  “枪不是这样拿的。”
  
  那个人没有停止向前,青年手里的枪对他一点作用都没有,他能看到那只拿枪的手在颤抖。
  
  “你不会开枪。”
  
  “我当然会。”
  
  离得足够近了,他快速扣动扳机。
  
  子弹射偏了,Newt知道自己失去了唯一能活下去的机会,他闭上眼,等待死神的降临。
  
  枪响了,他却没有死。
  
  枪声和惨叫刺激着他的鼓膜,他睁开眼,面前只剩了一个活人。
  
  “……谢谢。”
  
  “不用。”
  
  黑衣男子用汗巾拭走手上的鲜血,用完后把它随手丢在旁边的尸体上。
  
  “好久不见。”
  
  男人转身俯视坐在地上的Newt,他坐的位置和以前一样,伤口也一样。
  
  “你是中午那个……”
  
  “是我。”
  
  来人正是Thomas,他摘下毡帽,整张脸都暴露在阳光下。
  
  “Newt,Newt……”
  
  他反复叫着青年的名字。
  
  “你变了吗?”
  
  Thomas突然拔枪,枪口正对着Newt的脑袋。倒在地上的金发青年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到了,他不明白这个刚把他从困境中救出的新住民为什么要拿枪对着他的脑袋。
  
  “不…请不要这么做……”
  
  他边后退边摇头,腿上的伤拉扯着他的痛觉神经。
  
  “我想活下去……”
  
  “那就证明给我看。”
  
  Thomas移开枪,朝Newt张开双手。
  
  “朝我开枪。”
  
  “……我不能。”
  
  “开枪和死,你选。”
  
  Newt再次抬起拿枪的手,他浑身颤抖,这次是真的。
  
  “啪嗒。”
  
  枪支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Thomas的枪又回到了之前那个位置。
  
  “求你…我只是想活下去……”
  
  “我也想让你活下去的。”
  
  
  第249次,他对Newt扣下扳机。
  
  泪水从眼角滑落,在地上砸出一个深色的小点。
  
  
tbc

最近我好勤奋呀!(夸自己)

无纲写文最为致命,感觉被我写成了冷酷无情小火车x

大概有三条时间线,如果不崩的话……

大概说一下西部世界的设定吧,西部世界是一个乐园,人们可以花钱在里面度过两周,这两周你可以可以抢劫,杀人,qiang jian,可以对接待员做任何事;也可以当个好人,跟着接待员一起探索剧情,光是西部乐园好像就有一百多个分支

西部世界应该是有六个园区,我知道的就只有西部乐园区,罗马园区,幕府园区,中世纪园区和印度拉吉园区x

到现在出现的好像只有西部,幕府和印度拉吉园区了(s2才补到04不确定)

我!!超好奇中世纪园区啊!!!(兴奋)

搞这篇的话得再刷一遍s1,有些细节都忘记了,不过西部世界真的看几遍都好看

强烈安利这部剧!和底特律的感觉有点像,实况刚看个开头我就想到西部世界

就不剧透了,这剧有点烧脑但是看到最后就明白了,一部不长就十集

里面超多梗,而且有些第一遍有个角色一些可能有点装批的台词再看一遍会发现他说的没错,都是真的

他说的都是实话

补充一下,文里小火车用的LeMat转轮手枪是南北战争时期火力最强的手枪,转轮容量是九发,转轮中轴位置的附加枪管能发射散弹,按下击锤上的特殊装置就能打出大威力散弹。这一段来源于网络

喜欢请给我小心心和评论,爱您们qaq